经典美文

父亲的一顿午餐

字号+ 作者:李迎旭 来源:原创 2019-01-14 19:59 我要评论( )

中午11点多,母亲拿着马扎与患老年痴呆症多年的父亲从外面散步回来,说:就咱仨了,把昨天全家人吃涮锅剩下的青菜、皮渣、面条等都放到锅里,吃混汤面吧。 这简单的饭,母

中午11点多,母亲拿着马扎与患老年痴呆症多年的父亲从外面散步回来,说:“就咱仨了,把昨天全家人吃涮锅剩下的青菜、皮渣、面条等都放到锅里,吃混汤面吧。”

这简单的饭,母亲做起来也很用心,左手拿着透明玻璃锅盖,时不时掀起,怕把面条煮的太烂,又怕糊锅,右手拿着筷子不停地翻转挑看,心里默默地数着面条沸腾的次数和时间,既不让我这个老孩子吃的软糯,又不让老父亲吃的太硬,不利于口感和消化。

母亲催我先舀一碗,然后关小火门把面条又煮了一会儿,给父亲盛了一小勺,又舀了两勺像浆糊一样的汤,往碗里倒了几点醋,拿了一瓣蒜,放在茶几上。

把躺在床上的父亲叫起来。父亲一面“啊、啊”地应着,一面忙乱地用手抓抚枕边的床头柜,三次用力才坐起来,然后趔趔趄趄地走到茶几旁,“扑”地坐到小凳子上,其实是“砸”上去的,嘴里还“哎呀”着。

坐稳后,右手拿起茶几上哪瓣蒜给了左手,左手捻了捻握在手心。右手拿起筷子先是搅后是挑,挑了几下后,左手开始转动碗,右手仍在挑着,左手像在转动方向盘似的不停地把碗来回转着。

我坐在父亲的对面,一碗面下肚,汗被烘出来,放下碗擦擦汗。茶几在父亲左边,左臂平放在茶几上,碗放在左臂外侧,并不像以前吃饭,把碗放在脸前或端在左手托到嘴边,而是把右手交叉过去,扭着身子,向左探头,用嘴去吸筷子挑上来的一根面,很别扭,随后坐正,把筷子放下,细嚼慢咽嘴里的面条。

发现最近父亲吃面条,总是一根一根地数着吃,多了不行。

母亲端着碗来到父亲身边,大声说:“面条硬不硬?菜烂不烂?”没等耳背的父亲说话,就从碗里将菜叶、菜帮挑了出来,然后紧挨父亲坐下。

父亲右手从左手里抠点蒜,放到嘴里,拿起筷子,挑一撮放下,像怕被烫着挑起来凉凉,其实不是,是嫌多。从碗中间挑面条,多了,放下;从碗左边挑面条,多了,放下;又挑,还多,又放下;幸好这次只挑一根,因面条末端被压着,未挑起;再挑起,这次不指望筷子能拽出来,就将头低到碗边,用嘴噙住吸了上来。坐正、细嚼、放筷、抬头、打嗝。哎呀嗨。

在一旁吃面条的母亲,眼睛从未离开父亲的碗,看着父亲敷衍的吃样,急得扭了脸:“一直挑一直挑,都凉丁了,看吃顿饭有多难!就昨天大家都在家热热闹闹地算吃了点。平时蒸大米饭只吃两口,今天有汤有水的面条也这样,不知道你想吃啥?真叫人发愁。”说着又扭过身来,将父亲碗中黏成一坨的面条,抄了一块放到自己碗里,“中不中?没多少了,快吃吧!”

母亲边吃边说:“你爹现在和小孩一样,爱凑热闹,盼人多,也不见小孩(指重孙),就不开心,你看吧,这点面条也难吃完。”

我去舀第二碗面时,看到母亲故意留下了我爱吃的黑木耳和金针菇,心里咯噔一下酸了。

父亲右手从左手里再抠点儿蒜放在嘴里,筷子挑了几次,面条都多,都放下。又吃了点蒜,再挑,还多,放下。抬眼看看周围,“嗨”一声低头拿起筷子,感天谢地,这次是一根,扭身低头,嘴找过去,吸溜进去,慢嚼。

父亲回过身子坐正,右腿跷在左腿上,放下筷子又吃蒜,左手把蒜慢慢放在茶几上,双臂依次放在胸前的腿上,“有汤没有?”“娘的,没人了?都走吧,不吃了!”上身笔直,理直气壮,跷着二郎腿,等汤喝嘞。

母亲担心的事儿终于发生了。我忙拿起暖壶说:“没汤,都是一糊得,有水,喝吗?”

母亲也顾不上吃饭,赶紧过来:“没汤,喝这个吧!”说着已将温好的一罐八宝粥端到父亲面前。

父亲没再发火,慢悠悠地端起来喝,闷闷不乐地环顾四周,然后默默地回到床前。

望着老父亲的背影:如果不是任劳任怨、无微不至、时常痴心牵挂家人的母亲,又将饥饿一晌。

我起身去洗碗,早有母亲正在厨房刷锅,见我站在那儿:“拿来吧,就一个碗,甭沾手了。”

已当爷爷的老孩子,在母亲面前也乖。

作者简介

李迎旭,临漳人,只想在清闲时,记录日常生活中发生在身边的有趣事儿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那片桃园

    那片桃园

    2019-01-13 21:22

  • 春晖寸草

    春晖寸草

    2018-11-21 19:28

  • 什么是父亲?什么是母亲?

    什么是父亲?什么是母亲?

    2018-11-09 19:25

  • 父亲的回忆

    父亲的回忆

    2018-08-25 20:45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