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美文

杨世杰 | 冰河上的旺火

字号+ 作者:杨世杰 来源:原创 2019-01-14 19:58 我要评论( )

新年来临之际,在微信上与童年时的朋友晓东聊天时,突然心血来潮地问他,现在大黑河上还有划冰车的吗? 朋友听后哈哈一阵大笑后道,现在的孩子们谁还去冰河上去划冰车、垒

新年来临之际,在微信上与童年时的朋友晓东聊天时,突然心血来潮地问他,现在大黑河上还有划冰车的吗?

朋友听后哈哈一阵大笑后道,现在的孩子们谁还去冰河上去划冰车、垒旺火,都窝在家里看电视、玩游戏、玩手机。那像咱们那会一没电视、二没游戏机、手机,不论天冷天热一天都在外面疯跑疯玩。

是呀!时代不同了,今天不论是你是我,还是当下的少儿,是很少在朔风凛冽的冰河上一玩一天的。我在释然的同时,竟又想起五十多年前在结冰的大黑河上垒旺火庆祝新年的事。

十一岁那年的新年,我们十几个要好的朋友,一大早集合后,背着各自的冰车,翻过三道低矮的山坡后,来到了离家五公里远的赛罕区美岱村南面的大黑河。已经结冰一个多月的大黑河在阳光下闪着银光,从山坡上远远看去,像一条银白色的缎带,向西十分随意地环绕在黄褐色的土地上。

划冰车比赛后,疲乏的我们坐在各自的冰车上,聚集在一起说起了各自对过年的期盼,有的盼望过年时能得到一大盒摔炮,就是不需要点火的,往地下一甩就炸响的鞭炮;有的希望得到一把铁制的、像真的似的手枪。

那天没有风,可是那个一向无偿给予人们温暖的太阳,虽然明晃晃的,却没向我们撒下一丝的暖意。说着话不运动的我们,不大一会儿便感觉到了寒冷,尤其是刚才划冰车比赛时出了汗的人,更觉得冷。

一个叫铁蛋的提议道,咱们在冰上垒一堆旺火吧,一来庆祝新年的到来,二来咱们可以烤火取暖。他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,尤其是划冰车得了第一名,出了一身大汗,此刻冻得浑身直打颤的晓东,立刻站起来,带头跑向河北岸捡拾柴草去了。

不大一会儿,每人从河岸上抱回一抱柴草。一堆火在很快在冰面上燃烧起来,大家兴奋地一面烤着火说这话,一面不停地往火堆里添着柴草。不耐烧的柴草烧完后,铁蛋开始往火堆上添放他捡拾回来的一大抱干树枝子。但是,谁也没想到柴草的火苗是往上窜,而树枝子的火苗不但往上窜,而且还往四下窜、往下面烤。

就在大家围着“噼噼啪啪”的火堆一边说着话一边烤着火,小手小脸烤的热乎乎、红扑扑的时候,只听“咯嘣嘣” 一阵响,铁蛋大喊一声道,快跑!冰块要化了。

大家一听,赶忙撇下屁股底下的冰车,向河的两岸跑去。正在脱掉棉鞋烘烤脚板子的晓东着急慌忙穿上鞋要跑时,已为时过晚,身下一沉,随着一堆旺火掉进了被融化开的河水里。所幸河水不深,只有一米多一点。等大家七手八脚把晓东从冰河里拉上冰凌后,他已冻得脸色发紫说不出话。正在河南岸边放羊的一位大爷见状,急忙跑过来道,快把他的湿衣服脱掉。说着他脱下身上的翻毛羊皮袄,一把包住了哆嗦不已的赤条条的晓东。

“哈哈哈!谁在年少的时候没有做出过几件荒唐事啊!”晓东在微信中道。

是啊!随着岁月的流逝、华发的增加,忽然觉得在那少不更事的少儿时代,如果不曾做出过几件“荒唐事”,就如同一个人在该跳舞的时候没有起舞,该唱歌的时候没有张嘴一样,是对那一段时光的辜负。如果在那个年龄里不曾做出过几件终身难忘的“荒唐事”,就如同在那时没有过欢乐、没有过趣事一样,是一生记忆的遗憾。

而那一件件“荒唐事”,哪一件不是在为生活添彩、为生命增辉的一笔一画呢?

在属于自己的年代找到属于自己内心的快乐,在属于自己的年代留下创意与惊喜,如此,我们的生活的才丰富多彩,如此,我们的人生才能交织成对未来的希望与憧憬。

生活不易,但有“荒唐事”的记忆才会充满乐趣,而有乐趣的日子才会使人常常怀旧,才会使我们的人生多姿多彩……

作者简介

杨世杰,男。1956年生,原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六研究院党委工作部宣传干事、编辑、高级政工师;内蒙古作协会员。1978年始,在内蒙古日报、中国航天报、中国军工报、中国妇女报、《草原》《神剑》《航空航天文艺》等报刊杂志刊发作品一百多万字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