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随笔

池塘开网 ▌肖义成

字号+ 作者:肖义成 来源:原创 2019-01-14 19:44 我要评论( )

五一假一放,急不可耐地回到老家。因为非常挂念家旁大水塘里面的游鱼(白条),它们应该长肥了。插田时节,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,万物蓬勃,饵料充足。从蛇皮袋中翻出那

“五一”假一放,急不可耐地回到老家。因为非常挂念家旁大水塘里面的游鱼(白条),它们应该长肥了。插田时节,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,万物蓬勃,饵料充足。从蛇皮袋中翻出那两张闲置了许久的丝网,用盆子调了一盆糠,叫上父亲,带上儿子,因有阳光照射,没有要妻女同去。但后来妻子抱着女儿兴冲冲地来看热闹了。

池面广阔无垠,其中不时有水纹以某个质点为中心,向四周漾开,偶尔“哗啦啦”一声水响,一条大鱼蹿出水面,又“嗦”的一声跌入水中,惊得那些雨点般漾开的小鱼们齐刷刷地转身,隐入深水之中——那是鲤鱼扮籽。这些更加剧了我下网的迫切感。

5月水尚凉,不能游泳发网,也没有划子,只能创新方法:丝网一端用绳子缠在一根长竹竿上,由父亲举着走。我一边发网,他一边举着绕过塘嘴,耍龙灯一样。直到网发完后才缓缓放下水,可喜的是,网子刚刚下水,就有两条游鱼被粘住,不停地在网上挣扎,扯得手中的网不停抖动,弄得我手心痒丝丝的,不断向我传递着喜悦的电波。这两条鱼也真是太性急了,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捕了,误打误撞是会出问题的。

鱼网全部入水后,向网子附近打了几坨调好的米糠,游鱼们一拱一拱,摇头摆尾浮出了水面,它们张着撮箕一样的口,逐食着米糠,吃得十分贪婪而专心,稍不留神便挂在网上,苦苦挣扎。最可笑的是,一些尚是自由之身的鱼,看着同伴在网上扭动,以为在享用美餐,箭一般地蹿上了鱼网。呵呵,好奇是会害死猫的。

放了约莫40分钟,网上抖动的鱼,越来越多,逃生的欲望,使得鱼们把网扯得左右摇摆。是时候收网了!我兴冲冲地下到浅水中,收起网来,这一网不少,应该有三四斤的样子。有色白如银的游鱼,有五彩斑斓的花姑娘(鳑鲏鱼),还有硕大的泥鳅和尖嘴的沙鳅,更有不少瞪着惊恐双眼的鲫鱼。

回到家开始取鱼。三四两重的鲫鱼都被粘住了,按理说网眼只有小拇指那么大,鲫鱼头是钻不过的,但可悲的是,鲫鱼背鳍的顶上那个细细的倒钩挂住网后,鲫鱼想逃,于是反复缠绕,以至被网子牢牢包扎了起来,哪里还逃得了呢?看来,紧急状况中慌不择路,盲目行动,绝非明智之举。

而对于美丽的鳑鲏鱼被捕却又是另一种原因。它的身躯扁而宽,钻进网眼后,想使劲钻出去,结果被自己宽扁的身躯卡住了,越钻卡得越紧。我想,如果后退一步,它就得救了。由此看来,有时,退不是妥协,而是处世养生长寿之道。

最不能理解的是泥鳅被卡住躯干。它脑袋尖尖,躯干笔直,且全身滑腻,即使撞到网眼中,如果稍微用点力,也是可以逃之夭夭的,但它缺少继续向前的勇气,最终只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。

近百米长的网中,有两处大洞,是那些有些斤两的池中霸主冲破的。我苦笑着记起那句名言:如果你足够强大,整个世界都会为你让路。

看着大半盆战果,儿子打趣地说:“要是每个网眼都能网住一条鱼就好了。”父亲马上笑了,说:“怎么可能呢?之所以能网到鱼,是所有网眼的共同作用,不信的话,你把那些网住鱼的网眼剪下来抛到水里,看能网得上鱼吗?除非是哪条鱼想自杀还差不多。”儿子一边笑一边说:“想不到爷爷还是个哲学家,居然由网鱼想到了合作,赞一个。”

小池粘鱼,其乐无穷。粘鱼悟理,启迪人生

作者简介

肖义成,宁乡横市人。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宁乡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。爱好文学。近年《最美的不是桃源》等200多篇文学作品和新闻通讯发表在《边城晚报》《生态西部》《当代作家》、光明网、中国作家网、《青年文摘》网等媒体上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