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情文章

针刺的爱

字号+ 作者:刘振华 来源:原创 2019-01-13 21:28 我要评论( )

三十八年前一个晚秋的傍晚,临漳县第一中学初一(92)班的男生宿舍里,一派紧张慌乱的景象。我 一个孑然一身在城里上学的农村孩子,周日满载而归从老家返校回来,突然感觉肚

三十八年前一个晚秋的傍晚,临漳县第一中学初一(92)班的男生宿舍里,一派紧张慌乱的景象。我—— 一个孑然一身在城里上学的农村孩子,周日“满载而归”从老家返校回来,突然感觉肚子肿胀难受,疼痛难忍,大汗淋漓,呻吟不止。同学们没见过这种阵势,有的目瞪口呆,有的惊慌失措,有的胡乱猜测,还有的只顾使劲的给我身上加被子……整个宿舍乱作一团,这时,有几个头脑激灵的跑着去搬救兵了。

约莫五六分钟的样子,宿舍内顷刻安静了许多,我隐约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:“王老师来了,王老师来了……”继而屋内寂静无声,我也好像少许好转。“怎么了,合林?”,“哪里不舒服?快告诉老师!”这时我一边断断续续、含混不清地向老师表述,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猪八戒似的肚皮。周围的同学也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补充着,生怕我遗漏关键的症状。

王景芹——我们的班主任老师,轻轻地抚摸着我渗满汗珠的额头,回望了一下她的爱人——县医院的冯护士长。冯护士长用手轻轻地扣了扣我的肚皮,坚硬而鼓胀,清脆而响亮,像我们学校刚组建的军乐队里女生敲打小鼓的响声。“他这是饭后消化不良,迎风受凉形成的食气胃胀”“怎么办?”,“拔罐!”,“我来!”王老师说“罐呢?哪有罐呢?”是啊,宿舍里哪有罐呢?买?也来不及,再说1981年那时的土产门市早就关门了,晚上也不营业。“老师,就用它吧”又一个机灵鬼就地取材递给王老师一样东西——我们喝水用的搪瓷茶缸,蓝色的缸沿处有的已经碰掉了搪瓷,形成大大小小的豁口,铁锈斑驳。

王老师接过茶缸,又接过同学们撕下来的几张演草纸,先把纸点着在缸子里转了几圈,待燃烧完了,把纸灰倒了。然后再点燃丢进缸子里,等快燃尽的时候,迅速灵巧地扣在我的后背上。我后背的肌肉随之轻轻一颤,我便皱起了眉头。搪瓷茶缸薄薄的沿口深深的嵌入了我的虽粗糙但稚嫩的肌肉里,茶缸沿豁口的“切割”,茶缸里肌肉的拧聚,疼得我呲牙咧嘴但并没有出声。如此这般,拔了几“缸”,我感觉稍微好点,可还是胀得难受,疼得厉害。

王老师捋了捋遮住眼睛的几缕碎发,把目光又投向了她的“老冯”。“可能寒气太重了,用针挑挑再拔”……话音还未落地,一个同学手疾眼快地把自己别袖头的别针摘了下来。王老师先把别针在火头上烧了烧消消毒,然后就“狠心”地在我后背上使劲挑了个“十”字,我想,当年岳母刺字也无非是这样吧,虽然隐隐的疼,但我忍住了。

接着,仍然是点火,扣缸。当茶缸再次接触到刚刚被它蹂躏过的皮肤时,我嘴里发出了微微的颤颤的“嘶嘶”的呻吟声,在刚才所有疼痛未减的基础上,又加上皮肤被针扎破的阵阵灼热般的疼痛,我清晰地感觉到后背上有什么东西成丝成缕地向茶缸里聚集,而且还能听到“滋滋”的声音。我咬紧牙关,双手握拳,紧闭双目,任凭豆大的汗珠任意滚落,坚持着,坚持着。这样又坚持了几“缸”,王老师的脸颊上也沁出了汗滴,坐在炕沿上(我们当时睡的是通铺大炕)慈祥的望着我……

过了一会,我明显感觉轻松了许多,精神状态也已恢复正常,缓缓坐起来,怔怔地仰望着王老师,嘴唇动了几下,不知道说什么好,王老师见状,笑容可掬地拍拍我的脑袋,“没事了就好,没事了就好,你们早点休息吧”,说完,和冯护士长一起走了。好一会,宿舍里竟然鸦雀无声,我们像是傻了一样,等王老师走了老远,才想起来跑出去,冲着他们的背影,大声喊“王老师——您慢点!”

针刺的爱,我终生难忘!

作者简介

32号公馆,本名刘振华。静时舞文弄墨,品中华千年之神韵,动时跋山涉水,览神州万里之风光。 只做自娱其乐事,不存哗众取荣心,一杯浊酒溶天地,三界清明纵意吟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怀念父亲

    怀念父亲

    2019-01-13 21:27

  • 今生我来,只为与你相遇

    今生我来,只为与你相遇

    2016-12-16 21:04

  • 爱是一朵无声花的感悟

    爱是一朵无声花的感悟

    2016-07-13 21:39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