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随笔

山呀,还是那座山

字号+ 作者:刘建军 来源:原创 2018-12-05 20:38 我要评论( )

生活在冀南平原的我,对太行山也情有独钟,因为那里是我祖先从山西洪洞迁来扎根的地方,那里有我童年的欢乐,那里有我做不完的梦。多少年来,山的情结牵动着我的心绪,随

生活在冀南平原的我,对太行山也情有独钟,因为那里是我祖先从山西洪洞迁来扎根的地方,那里有我童年的欢乐,那里有我做不完的梦。多少年来,山的情结牵动着我的心绪,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对大山的感情与日俱增。

我的祖籍是太行深处的武安市阳邑镇柏林村。因为是家中唯一的男孩,小的时候我就不断回到山里老家长住。我每次回老家,村子周围的山峦像一位慈祥的老人,安然地对着我微笑。老家有老爷爷老奶奶,有淳朴的山风,有憨厚的山人,有明镜的天空,有袅娜的炊烟,有遍山的羊群,有满坡的核桃树,还有那房前屋后的柿子树上,挂满红艳艳的小灯笼。

只有在那里,才能释放我天生的野性,才可以找回我童年的快乐。后来长大了,还了解到那里曾经是刘伯承、邓小平战斗过的地方,是晋冀老解放区的边缘。东陵大盗孙殿英也曾在我村驻扎过,这里留下了许多传奇的故事。然而随着不同的年代,我回家的感觉可是逾来愈不一样了。

上个世纪,家给我的感觉是一座老房子,村头一座破庙,还有磨坊,一只老驴被蒙着眼不停地拉着石磨。

村中一个大水池,隔一段时间,从东风水库放点水存起来,那是全村几千人的饮用水源。我每每回家,总要扛起扁担去池里挑水。村中路是石头路,下地上山,尽是羊肠小道。往地里送,向家里收,全凭肩挑手提驴驮。更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村西的大山。山是光秃秃的,不长树,连草也少,

生长着稀疏的野生植物。山上一棵叫不上名的什么树好像永远也长不大。只有村西头的大马路上汽笛高歌,车辆穿梭,显示着一派生机。但路是砂砾面,车过后,尘土飞扬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就是横贯我国东西的309国道。我刚晓得的时候,很是骄傲了一阵。

改革开放的年代回家,面貌大变。村西的309国道由砂砾路变成了宽阔的柏油路。村路修成了水泥路,电动车、摩托车成了代步工具。运输货物用上了拖拉机、汽车,普及了电视机、洗衣机和缝纫机等等,轿车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。经询问家乡的父老乡亲,才知道这些变化主要得益于家乡人的勤劳,得益于信息灵通,更得益于党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。

因为我的家乡紧邻山西,既受晋商的影响,又继承武安商帮的传统,自古在外经商者居多,北方经营药材的,南方经销绸缎的,皆有家乡人,有“北药南绸”的说法。还因为是老解放区,在外工作的干部多。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山村,山里人的脑子顿时活络起来,凭着勤劳的双手,借着在外人多信息广的优势,多轮启动奔小康,呼啦啦地富起来,那真的叫气势磅礴!

更令人惊叹的是,家乡人创办了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(普阳钢厂),属于河北省“百强企业”,经过几年的发展,成了全市、全省乃至全国著名的民营企业,

阳邑镇更挤进了全国500强镇。我的家乡由大老粗变成了俏娇娃,金灿灿地从大山里走出来,相信定会名扬四方!作为大山的子孙,我感到骄傲和自豪!

今年,远在武汉市的姑姑要回家探亲。提起姑姑探亲,以前可是大事。在邯郸下了火车,串几家亲戚,再坐汽车到武安看朋友,然后再坐汽车回老家。我们要陪着姑姑提行李,等车、挤车,来回一趟要很多人忙碌。姑姑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,开始觉得很怵。后来想:再受一回累,回老家看看,了却一桩心愿。不想,一下火车,几家亲戚仿佛要展示自己的实力,开着自家的小轿车抢着接。这次姑姑从邯郸开始走亲,到武安停留,再到老家,来回全是亲戚的轿车接送。特别是武安市的亲戚家,比她在武汉的单元房要豪华得多。姑姑感叹:家乡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!

是啊,山呀,还是那座山。可家乡变得富裕了,人变得精神了,钱袋子鼓起了,当年的穷山沟变成风景区了。

作者简介

刘建军,三尺讲台上教过书,办公大楼里当过公务员,风里雨里打过工。酸甜苦辣的生活感受积淀在心底,一旦撞见灵感的火花,他就会把感受敲打成文字,且行且吟咏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雨天,我喜欢

    雨天,我喜欢

    2018-07-08 19:56

  • 理想的工作,终极还是人

    理想的工作,终极还是人

    2017-11-05 21:15

  • 讨厌之人

    讨厌之人

    2017-11-01 18:05

  • 你是高情商,还是低情商?

    你是高情商,还是低情商?

    2017-10-28 14:14

网友点评